牛市10年! Uber早期投资人预警「市场临崩盘」

Uber 早期做风险投资的杰森·卡拉卡尼斯( Jason Calacanis )日前向其所投资的250 多位创业家发出警告,目前市场牛市(多头)已经持续了长达10 年,他认为投资市场在未来两到三年将有可能崩溃,同时声称危机即是转机,创业家应在低迷的市场中找寻生存空间。

杰森·卡拉卡尼斯 90 年代以网路部落客起家,后跨足新闻及出版业,2009 年成立 Open Angel Forum 投资早期阶段的新创。他于公开信指出,市场存在某种律动性,综观近年的经济大衰退,包括由房地产次贷所引起的金融海啸、 911 恐怖攻击,以及千禧年市场非理性的金融骗局引起的网络泡沫化。如今,加密货币、贸易政策以及学生债务,都将成导致下一次金融危机的诱因。依据这样的周期性,未来两年内市场将有 20 至 30% 的机率回调或崩溃。

显见地,此一类型的事件多由金融诈欺所引起,而类似事件将会导致股票市场的回调,价格下降20%以上,并对债券、国内股票、国际股票和房地产造成程度各异的影响,其后出现股市抛售潮。

于此市场景况,新创企业体将出现一连串连锁反应,有利可图的公司有机会获得额外的资金,在市场下跌的时候进行大举扩张,获取市场份额。而那些接近盈利的公司,若想获取额外资金,将被迫在新一轮融资时降低估值。新的创业公司所获的种子轮投资,相较于前一年类似公司价格相比,将仅剩一半至三分之一。

相比于崩盘后的股票市场,创业市场更要缓滞二至三年,因为天使投资人与合伙人将因失去资金,从原贪婪的空头市场,转为恐惧与退缩。而创业家所能做的,应从现有的投资者中另觅新对象,从而筹集足够的资金。对于资金充足的创业公司来说,在市场下行时,由于竞争少,更能在市场上取得高效发展。

天使投资失败政府买单?上海出台新规鼓励创投

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科委)、市财政局和发改委共同制定的《上海市天使投资风险补偿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即将于2月1日起实施。办法规定,若投资机构投资种子期和初创期的科技型企业而发生实际的投资损失,政府的专项资金将分别给投资机构最高不超过60%和30%的风险补偿。但每个投资项目的补偿金不能超过300万,单个投资机构每年获得的补偿金不能超过600万。

这一规定引发舆论热议,有进驻上海的投资方对此表示欢迎,认为会激发“大众创新,万众创新”的局面,但也有不少网友表达了对政府干预投资和风投机构“骗补偿”的担忧。

政策将鼓励投资机构敢投、多投科技型小微企业,弥补天使投资领域的‘市场失灵’。

参与出台的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25日回应指,办法是为了加快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促进创业创新,引导社会资本大力投资种子期和初创期的科技型企业。

此前,上海已经多次提出要扶持科技创业和鼓励风险投资。2015年5月,上海市已经在《关于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意见》中提出要扩大政府天使投资引导资金的规模;9月,在《关于进一步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若干配套政策》更直接提出要“建立对天使投资的风险补偿机制”。此外,上海还于11月推出了包括人才引进居住证积分、初创期创业社会保险费补贴、优秀创业项目奖励、电商创业融资支持等在内的6大政策鼓励创业。

过去几年中,中国从中央到地方都不断对天使投资给予政策倾斜,包括北京、上海、重庆在内的多地都推出地域性的天使投资引导基金,鼓励更多资本投资初创企业。

2015年4月,广东省、市两级财政设立创业投资风险补偿资金,对孵化器内创业投资失败的项目,分别补偿损失的30%和20%。同年8月,江苏省与一批天使投资机构签订风险补偿合同,根据合同,省级引导资金将给予亏损的天使投资方不超过首轮实际投资额30%的风险补偿,最高不超过300万元。

早期进驻上海的原子创投合伙人冯一名对上海市出台的相关政策表示欢迎,称“将更加愿意在更高风险及更创新的领域投入更多资源”。但他也建议,投资方可以以返税的方式来扶助天使投资而不是直接补偿,且600万对投资机构来说数量并不大。

但相关政策在民间则招致不少反对。25日的新闻发出后,新浪新闻中心进行了网上调查,截至26日下午,约有4000网民参加,其中87.1%表示不支持上海补偿天使投资的损失。知名投资人王功权和易凯资本合伙人王冉也表示反对,王功权认为政府不该这样补贴市场化的风险资本,王冉则直接评论:“一定是气温低把脑子冻坏了”。

自2008年起,中国天使投资市场伴随民间创业热潮和一系列政府扶助措施,呈现爆发式增长。但1月20日,新华社也刊文提醒天使投资人谨慎,指天使投资已经逐渐显现出估值泡沫化的风险。

风投史上最成功的投资 —- 6000万变30亿

腾讯可动用的投资金额大约有600亿美元、日本软银高达2170亿美元,阿里巴巴不详,但肯定是近千亿美元以上,以日本仔孙老板为例,金主来自集团本身、鸿海、苹果、中东主权基金等等,口袋深不见底。

这些亚洲三大巨头,近年玩串晒传统投资市场个party,令到传统的私募基金、创投基金及初创企业带来极大挑战。

典型的传统投资机构一般是向退休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富豪Old Money家族集资,操作几年之后,大家分饼仔,这个传统的圈子,一向有好嘢收埋食,比一班外来的野蛮人引爆激烈的收购战,大家都觉得相当唔妥,但系又吹佢唔胀,无他,形势比人弱。

这些新玩家,随时可以砸下数百亿美元的资金,手笔之大,令其他任何投资机构都望尘莫及,这也意味着,他们决定亚洲新兴产业赢家和输家的生死。

去年中国电商巨头京东打算收购印尼的Tokopedia,单野扬咗出嚟之后,阿里巴巴突然闪电出手,宣布投资Tokopedia超过10亿美元,令整个合作胎死腹中,京东铩羽而归,老板刘强东嬲到爆,腾讯持有京东超过两成,是最大股东,也因此受到牵连,鹬蚌相争,印尼佬得利。

去年中国电商巨头京东打算收购印尼的Tokopedia,单野扬咗出嚟之后,巴巴突然闪电出手,宣布投资Tokopedia超过10亿美元,令整个合作胎死腹中,京东铩羽而归,老板刘强东嬲到爆,腾讯持有京东超过两成,是最大股东,也因此受到牵连,鹬蚌相争,印尼佬得利。

传统投资机构主要关注财务报表,但BAT加上SoftBank这些新玩家各有盘算,从策略、目标、到打击对手等等思维皆有,结果是经常颠覆了传统PE, VC基金的玩法。

就风投资金来说,回报遵循Pareto Principle——所得利益的 80% 源自于20%的交易。出色的风投在投资时很清楚一点,要想获得成功,那么他们也会承担很多亏损。

作为一家风投公司,我们分析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风投,每一家公司,我们都会分析它们在上市或被收购之前公开的重要资料、促进公司发展的因素以及重要投资者扮演的角色。如下便是我们针对这几家公司的具体分析:

WhatsApp
2014年,Facebook以220亿美元收购WhatsApp,这是有史以来风投投资的创业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对于Sequoia来说,这也是一次巨大的胜利。作为WhatsApp的唯一一位风投,这笔交易将6000万美元的投资变为了30亿美元的回报。

 

红杉资本的成功基于一点,它是WhatsApp创始人Brian Acton以及Jan Koum的独家合作伙伴。通常早期阶段的投资者在投资一家公司之后,都希望能吸引后续的投资者加入其中,借此造势并促进投资取得成功。最终,在初创企业的股权结构表中,最多可以达到5至6位VC,这一点很常见。

 

WhatsApp和Sequoia则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在2011年价值8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中,红杉资本是唯一一位投资者,当时它给WhatsApp的估值是7840万美元。而在随后的B轮融资中,投资方依然只有Sequoia。

WhatsApp的创始人是反传统的。在公司发展早期,他们就曾宣布抵制广告并发誓永远不会在自己的服务中植入广告、扰乱用户的使用体验。对Sequoia来说,它对WhatsApp的发展前景表现出了出奇的信念,即便这家公司在拥有数亿用户时的盈利还十分微薄。红杉凭借这种坚定的信念投资了WhatsApp,它们得到了很大一部分的股份。

当Sequoia对WhatsApp的估值达到15亿美元的时候,它又额外追加了5200万美元的融资,而当时WhatsApp营收才仅为2000万美元。最终,这项投资大获成功。在Facebook以220亿美元收购WhatsApp的时候,红杉资的总投资达到了6000万美元,持有18%的股权。最终,回报超过30亿美元,相当于是50倍的回报。

以MapD.公司为例看风险投资的投资标准

通常而言,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获得VC投资的投资比上市公司融资还难,这是因为风投对创业公司CEO的要求非常苛刻,因此,这导致很多创业公司喜欢以激进的发展和经营模式运营这家公司,有时候甚至要直面和上市公司争取市场份额。

这种公司的一个典型代表就是MapD.

MapD是一家由哈佛毕业生共同创立的公司,该公司的数据库可以快速分析并呈现某家公司的运营状态,这家公司的实力有多强呢?他们甚至能够与年收入超过700亿美元的IBM和甲骨文展开直面竞争。

我们可以由MapD.公司被风险投资选中的过程来观察风险投资选择初创公司的要求。

福布斯7月早些时候采访了Blackhorn风投公司的两个创始人——Blackhorn是一个管理着250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两位创始人分布是杰克·福克斯和卡米尔·普雷斯顿,福克斯是公司的运营合伙人,毕业于达特茅斯大学和斯坦福商学院,普雷斯顿是战略合伙人,拥有心理学博士学位。

Blackhorn公司在投资的时候有哪些标准呢?

首先,Blackhorn 风投公司专注于投资那些能够“提高生产效率”的种子期公司。

他们在挑选公司时,侧重于是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是否有其与众不同的地方,正如福克斯所解释的,当一家初创公司获得第一批客户时,投资者会与早期参与设计这个产品的合伙人进行沟通,以确定客户在未来是否还会购买公司产品。

风投们也希望创业公司能够瞄准大市场—-希望它们能从一系列较小的细分市场中盈利。福克斯希望创业公司在发展壮大到全球范围之前,能够找到如何有效、并且高效向企业销售产品的方法,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和分销商以及行业顾问建立好合作关系,比如当一家公司超过一定规模后,比如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投资人希望这家公司能够在迅速发展的同时减少投资人的资金投入。

富克斯认为;“这些公司应该提高“病毒系数”来实现高增长少投入的特点—-这也就是说创业公司在和自己的客户合作的同时,其客户也乐于向他人推荐公司的产品,当然,这将有助于降低公司获得客户的成本。

更重要的是,创业公司对未来应该有一个计划,那就是如何把产品的价值和价格对等,以便保证客户使用的产品能够终身保值,有这样一个公式:客户能够与公司签多少年的合同和他们购买产品所支付的价格成正比。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MapD似乎就是Blackhorn所寻找的那种公司。

首先,MapD的产品可以针对三大市场:数据分析,智能商务以及地理位置信息。并且这些市场的规模分别是400亿美元、250亿美元和50亿美元。

MapD的CEO托德·莫斯塔克在上学时就表现很好。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学习编程,并拿到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经济学和人类学学位,同时还获得了哈佛大学的中东研究硕士学位。

2013年,莫斯塔克在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担任研究员,在那里,他开发了一个可以在地图上显示数十亿位置的数据演示软件同时得到了教授的称赞。碰巧的是,保洁公司正在参与麻省理工学院产业联络项目,因此也看到这个演示软件,并对其产生兴趣,表示希望购买这款产品。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MapD是从麻省理工学院诞生的衍生产品。而且产品真正针对的是用户的痛点。正如莫斯塔克在7月16日的一次采访中所说:“演示版还没有准备好,但它符合行业需求,这让我觉得我应该进行改进。2013年9月,我和哈佛大学法学院的一个朋友谈话之后就决定离开麻省理工学院,创办自己的公司。”

从那时起,MapD的规模已经发展到75到80人,并且吸引了大量的客户,并筹集了3700万美元的资金,同时MapD的成员还花费了大量时间将这个演示程序变成了一个客户愿意购买的产品,并且在此过程中筹集大量资金来推动这个想法最终实现产品化。

当然,MapD最初的资金来自家庭和商业贷款,正如莫斯塔克所说,“我们从父母那里得到了5000到10000美元的贷款。我的家人对我为什么要创业表示怀疑。并且表示如果我们不成功的话,他们会逼我去找一份真正的工作。但在大数据年代,我们获得了英伟达10万美元的投资。最终也得以将这个项目继续下去。”

不过,伴随着公司的发展,在过去的几年里,MapD已经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

2014年6月和 7月,他们从英伟达那里获得了200万美元的融资;

2016年3月,他们A轮融资筹集了1000万美元,投资方是一家总部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基金Vanedge;

2017年2月,他们进行了B轮融资2500万美元的融资,当时MapD已经有两位数的客户。

截至2018年7月,MapD已经拥有了“50到100个客户”,并且公司已经可以直接和IBM 、甲骨文、SAP和Vertica等大公司直面竞争。

对此,莫斯塔克表示:“我们在世界各地有8到10个电信客户在使用我们的产品,他们的基本上是用来查找为什么打出的电话会断掉。因为电信公司行动力缓慢,但对于我们来说便可以拿到可观的收入。”

当然,除了国防部和情报部门的客户外,其他公司还利用MapD的产品来实时分析交易情况,最终选择最有利的投资,比如他们有对冲基金和投资银行客户。

“这些基金使用MapD来分析股票行情数据和信用卡交易—-他们实时分析10%到30%交易记录,以了解哪些公司的购买量在上升,我们的产品让他们每30分钟刷新一次分析,而不是每天刷新一次。”这让MapD进入其商业模式的第二个阶段—-“病毒式扩散”。

不过,一个疑问是,高速发展的MapD会继续发展还是壮大后上市吗?或者是被他的竞争对手收购?

这是一个谜团,如果MapD在未来真正对某家巨头形成行业威胁,就看哪家公司愿意出MapD足够满意家价格了,毕竟这是个大鱼吃小鱼的年代。